考试院专家解析2021年北京卷高考语文真题

2021年北京语文试卷多重文本阅读考查,与整套试卷考查的指导思想保持一致,坚持“立德树人”、“以考育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正面引导教学的积极作用。

本大题选取了一组关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技术”的材料。这一科技类话题,有引导学生关注关注科技创新动向的教育意义。学生在阅读过程中,树立文化自信,了解当代文化,理解复杂事理;这有助于学生科学精神和创新思维的培养。

多重文本阅读的选材形式,材料为两则,5道小题,与2020年保持一致。总分继续减少,减至17分。多文本阅读与后面的文学类阅读之间的分值配比更加合理。该大题难度适宜,起步平易,有利于考生后面的正常发挥。

2021年的多重文本试题与往年相比,从试题考查题型看,仍然是客观题加主观题,5道小题有客观题4道,主观题1道。客观选择题考查的能力点基本稳定,主要考查对文本内容的理解、分析能力,需要学生依据题目的要求或者根据一定的阅读目的对文本中的信息进行筛选、整合、归纳、分析,这是学生进行语文阅读的基本能力。因此,日常教学要从文本出发,加强学生语文阅读能力的训练,同时要进一步提升学生的思维能力,特别是对文本的信息的辨析、评价、感悟能力要有所加强,提升学生语文学习的综合能力。

2021年多文本第2和第4题,都考查了“理解与推断”,进一步突出语文核心素养中“思维发展与提升”,突出了对于学生逻辑思维水平和学科关键能力的要求。

分值较高的第5题,“根据以上两则材料,说明深度学习应运而生的原因,以及人工神经网络在深度学习中的作用”这一题目,“说原因”“说作用”的考查角度,突出了任务的典型性,作答综合性强,体现了现代文阅读的考查规律,以及教、学、考一致的命题方向,有利于在阅读教学中贯彻课改精神。

文言文阅读,保持了阅读文本与考查内容的稳定性、基础性,同时在测试形式上也展现出一定的创新性。

测试材料延续了考查的稳定性,突显出语文学科的育人价值。第一个阅读文本与2020年的测试材料有所区别,选取了北京卷近些年常考的议论性文本。其内容选自于东汉唯物主义哲学家王充所著《论衡》中的《非韩》篇,态度鲜明,层次清晰,论理充分。作者对于韩非子贬损儒生、废弃礼义的主张提出批驳,强调了礼义对于教化百姓、治理国家的重要意义。这一测试材料延续了考查文体的稳定性,对于培育学生独立思考、审慎推理、辨析质疑的理性精神也具有积极的意义。第二个阅读文本选择的是《论语阳货》中的重点章节,内容涉及孔子关于学习与道德修养内在关系的思考,也体现出孔子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有助于引导考生思考学习的意义,提升自身修养,自觉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价值和文化内涵。

考查内容于稳定中略有调整,体现出对语文基础的重视。今年的文言文阅读共6道试题,较去年减少1题。这6道试题的考查均指向必备知识与关键能力,第6题考查“贱”“防”“敦”等常用词汇,第7题考查“而”“以”“者”“为”等4组虚词,第8题考查对文本内容的理解,第9题考查对文章重要内容的理解、推断,第10题考查文本论证思路的梳理概括。这些试题全面覆盖了文言词汇、语句理解、文本内容概括、文化经典作品基本内容及主旨的整体把握等基本考查内容,且依然侧重考查在具体语境中推断与准确辨析文意的能力。

测试形式于稳定中有所创新,凸显应用性、综合性。今年的文言文阅读没有设置围绕文本内容的理解的主观翻译题,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作答的难度。第10题要求考生用自己的话谈谈作者在文本第一段阐述的辩证性思想,考生需要在整体阅读的基础上,聚焦局部的论述内容,梳理论证逻辑,逐层作答。这样的测试形式呼应了文体特征,突出对思维品质的考查,不但有助于提高区分度,而且对改善一线文言文教学重“言”轻“文”,容易拘泥于琐碎语法知识的教学同样具有积极导向作用。

第12题要求考生在准确理解《论语》内容的基础上,围绕孔子关于学习与道德修养内在关系,从“六言六蔽”中“任选两个”进行解释,增强了考查的开放性,考生可以就自己理解感悟较为准确深刻的角度进行阐述。本题强调对经典文本内涵的解读,渗透着对古人思想的领会与深入理解,要求考生能够结合经典名著有自己的思考体验,表达自己的对学习、对自我发展的理解,很好的体现了语文教学的人文内涵与实践性导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